最权威的中医门户网站,让您有病不再乱投医

国家中医药管理局 中国中医药科技开发交流中心 主办

中医社区即将上线
您现在的位置:

首页

 > 中医推荐 > 作品展示
作品展示
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简称《本草经》或《本经》,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。《神农本草经》成书于东汉,并非出自一时一人之手,而是秦汉时期众多医学家总结、搜集、整理当时药物学经验成果的专著,是对中国中草药的第一次系统总结。其中规定的大部分药物学理论和配伍规则以及提出的“七情合和”原则在几千年的用药实践中发挥了巨大作用,被誉为中药学经典著作。因此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,它者陧医生和药师学习中药学的教科书,也是医学工作者案头必备的工具书之一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又名《神农本草》,简称《本草经》或《本经》,中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。撰人不详,“神农”为托名。 其成书年代自古就有不同考论,或谓成于秦汉时期,或谓成于战国时期。原书早佚,现行本为后世从历代本草书中集辑的。该书最早著录于《隋书•经籍志》,载“神农本草,四卷,雷公集注”。《旧唐书•经籍志》、《唐书•艺文志》均录“神农本草,三卷”,宋《通志•艺文略》录“神农本草,八卷,陶隐居集注”,明《国史经籍志》录“神农本草经,三卷”,《清史稿•艺文志》录“神农本草经,三卷”。历代有多种传本和注本,现存最早的辑本为明卢复辑《神农本经》(1616),流传较广的是清孙星衍、孙冯翼辑《神农本草经》(1799),以及清顾观光辑《神农本草经》(1844)、日本森立之辑《神农本草经》(1854)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里的药物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是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著,为中国早期临床用药经验的第一次系统总结,历代被誉为中药学经典著作。全书分三卷,载药365种(植物药252种,动物药67种,矿物药46种),分上、中、下三品,文字简练古朴,成为中药理论精髓。书中对每一味药的产地、性质、采集时间、入药部位和主治病症都有详细记载。对各种药物怎样相互配合应用,以及简单的制剂,都做了概述。更可贵的是早在两千年前,祖先通过大量的治疗实践,已经发现了许多特效药物,如麻黄可以治疗哮喘,大黄可以泻火,常山可以治疗疟疾等等。这些都已用现代科学分析的方法得到证实。

  在中国古代,大部分药物是植物药,所以“本草”成了它们的代名词,这部书也以“本草经”命名。汉代托古之风盛行,人们尊古薄今,为了提高该书的地位,增强人们的信任感,它借用神农遍尝百草,发现药物这妇孺皆知的传说,将神农冠于书名之首,定名为《神农本草经》。俨然《内经》冠以黄帝一样,都是出于托名古代圣贤的意图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-辑本

  现知历史上有《本经》辑本16种。

  主要有:南宋王介首次辑此书之佚文,成《本草正经》3卷,今佚。明末卢复(不远)所辑《神农本经》3卷,目录依《本草纲目》所出,正文取自《证类本草》。清过孟起(绎之)辑《本草经》3卷(1687年),佚文取自《证类本草》,今仅存残卷。清孙星衍(渊如)、孙冯翼(凤卿)合辑《神农本草经》3卷(1799年),每药增补生长环境内容,又辑入《吴氏本草》、《名医别录》及若干药物考证资料,考证精详。清顾观光(尚之)辑《神农本草经》4卷(约1844年),略加考校。清汪宏(广庵)自称得《嘉本草》宋本,据此辑《神农本草经》3卷(1885年)。然或谓汪氏所辑,并非依据宋本《本经》。清末王运(纫秋)辑《神农本草经》3卷(1885年),收药360种,亦托称得宋嘉年间《神农本草经》刊本。刘复取王氏辑本,兼参孙星衍、顾观光所辑,刊《神农本草》(1942年)。清姜国伊(尹人)辑《神农本经》(1862~1892年),排列及佚文悉遵《本草纲目》。近人尚志钧辑成《神农本草经校点》(1983年),集取众人之长,详加校订。另有曹元宇辑《本草经》(1987年)3卷,王筠默《神农本草经》(1988年)3卷。日本森立之辑《神农本草经》3卷,附《序录》1卷、《考异》1卷。该辑本引证广博,考证精详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

  《神家本草经》,该书早佚,经后人辑佚研究,认为全书共收载药物365种,其中植物药252种,动物药67种,矿物药46种。根据当时的认识水平,把这些药物依其治疗效能和使用目的,分为三大类,名为三品,这较前代“五药”的分类已有认识上的进步。三品即为上、中、下三品:上、中二品各120种,下品125种。当时认为,上品是无毒的、具有补养作用的药物,可以久服,使人延年益寿;中品或有些毒性、或则无毒,即可以治病也可用于补养;而下品125种一般多为有毒性之药物,只能用于治病,不可久服。这种分类法虽较原始而粗放,但对于当时的医药学,特别是治疗学,具有积极的意义。 《神农本草经》还提出药物学的一些初步的理论问题,如组方的君、臣、佐、使原则,药物的七情和合,药物的四气五味等等,都为药物学和方剂学的发展提出一些理论问题。书中还提到药物采收的时间、药物炮制、收贮方法等等。据此书记载可知,当时的疾病已包括内、外、妇、五官等方面的病证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里的药物“独活”

  《本经》对每味药所记载的内容,有性味、主治、异名及生长环境。如“当归味甘温,主咳逆上气,温疟寒热洗洗在皮肤中,妇人漏下,绝子,诸恶疮疡金疮,煮饮之。一名干归。生川谷。”这些内容以当时的水平来衡量,是比较切实的。

  《本经》依循《内经》提出的君臣佐使的组方原则,也将药物以朝中的君臣地位为例,来表明其主次关系和配伍的法则。《本经》对药物性味也有了详尽的描述,指出寒热温凉四气和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五味是药物的基本性情,可针对疾病的寒、热、湿、燥性质的不同选择用药。寒病选热药;热病选寒药;湿病选温燥之品;燥病须凉润之流,相互配伍,并参考五行生克的关系,对药物的归经、走势、升降、浮沉都很了解,才能选药组方,配伍用药。

  《本经》不仅记载着365种药的性味、主治等内容,还在其《序录》中简要地提出:“药有酸咸甘苦辛五味,又有寒热温凉四气及有毒无毒。”“疗寒以热药,疗热以寒药,饮食不消以吐下药……各随其所宜”等基本理论及用药原则。并总结了“药有君臣佐使”,“有单行者,有相须者,有相使者,有相畏者,有相恶者,有相反者,有相杀者”等药物配伍方法。为了保证药物质量,还指出要注意药物的产地,采集药物的时间、方法、真伪。制成各种剂型,要随药性而定。用毒药应从小剂量开始,随病情的发展而递增。服药时间应按病位所在确定在食前、食后或早晨、睡前服药。如此等等,对临床用药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-价值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的历史地位不可低估,它将东汉以前零散的药学知识进行了系统总结,其中包含了许多具有科学价值的内容,被历代医家所珍视。而且其作为药物学著作的编撰体例也被长期沿用,作为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,影响是极为深远的。《神农本草经》首次提出了“君臣佐使”的方剂理论,一直被后世方剂学所沿用,有序例(或序录)自成l卷,是全书的总论,归纳了13条药学理论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的问世,对中国药学的发展影响很大。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几部《本草》,如《本草经集注》、《新修本草》、《证类本草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,都渊源于《本经》而发展起来的。药物之间的相互关系也是药学一大关键,《本经》提出的“七情和合”原则在几千年的用药实践中发挥了巨大作用。药物之间,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辅佐,发挥更大的功效,有的甚至比各自单独使用的效果强上数倍;有的两药相遇则一方会减小另一方的药性,便其难以发挥作用;有的药可以减去另一种药物的毒性,常在炮制毒性药时或者在方中制约一种药的毒性时使用;有的两种药品本身均无毒,但两药相遇则会产生很大的毒性,损害身体等等。这些都是业医者或从事药物学研究的人员必备的基本专业知识,十分重要,甚至操纵着生死之关隘,不可轻忽一分半毫。

  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,《神农本草经》都是医生和药师学习中药学的教科书,或者是作为必读书,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。书中对于药物性质的定位和对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准确,其中规定的大部分药物学理论和配伍规则,到今天,也仍是中医药学的重要理论支柱。对于现代的中医临床,《神农本草经》的论述仍旧具有十分稳固的权威性,同时,它也成为了医学工作者案头必备的工具书之一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-缺陷

  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局限,《神农本草经》也存在一些缺陷,为了附会一年365日,书中收载的药物仅365种,而当时人们认识和使用的药物已远远不止这些。这365种药物被分为上、中、下三品,以应天、地、人三界,既不能反应药性,又不便于临床使用,这些明显地受到了天人合一思想的影响,而且在神仙不死观念的主导下,收入了服石、炼丹、修仙等内容,并把一些剧毒的矿物药如雄黄、水银等列为上品之首,认为长期服用有延年益寿的功效。这显然是荒谬的。此外,《神农本草经》很少涉及药物的具体产地,采收时间,炮制方法,品种鉴定等内容,这一缺陷直到《本草经集注》才得以克服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里的有毒药物硬石膏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首次提出了“君臣佐使”的方剂理论,一直被后世方剂学所沿用,但在使用过程中,含义已渐渐演变,关于药物的配伍情况,书中概括为“单行”、“相须”、“相使”、“相畏”、“相恶”、“相反”、“相杀”七种,称为七情,指出了药物的配伍前提条件,认为有的药物合用,可以相互加强作用或抑制药物的毒性,因而宜配合使用,有的药物合用会使原有的药理作用减弱,或产生猛烈的副作用,这样的药应尽量避免同时使用。书中还指出了剂型对药物疗效的影响,丸、散、汤、膏适用于不同的药物或病症,违背了这些,就会影响药物的疗效。

  神农不是医药学家,自然也不会是《神农本草经》的真实作者,这一点在中医学界基本得到承认。但是翻开历史,发现有太多的医家都以为《神农本草经》的作者是神农。

  《神农本草经》作者之一清代孙星衍

  ‘神农说’最有力的鼓吹者是陶弘景。《集注·序录》云:“旧说皆称神农《本经》,余以为信然。”其后的颜之推,孔志约等也是这样认为的。《颜氏家训》云:“典籍错乱,非止于此,譬犹本草,神农所述,而有豫章、朱崖、赵国、常山、奉高、真定、临淄、冯诩等郡县名,出诸药物。”孔志约序《新修本草》云:“以为《本草经》者,神农之所作,不刊之书也。”即使到了清代,考据大家赵翼仍迷信陶说,以《本草经》为神农之作,《曝杂记》云:“三皇之书,伏羲有《易》,神农有《本草)),黄帝有《素问》。《易》以卜笠存,《本草》《素问》以方伎存。”由此可见,在缺乏严谨治学精神和质疑精神的情况下,一个谎言能流传上千年。但也有严谨的学者能够独立思考,对此说提出质疑。梁朝阮孝绪撰《七录》始记有《神农本草经》这本书,计有三卷。是书云:“世谓神农尝药。黄帝以前,文字不传,以识相付,至桐雷乃载篇册。然所载郡县多汉时,疑张仲景、华陀竄记其语。”

  宋代王应麟也对神农著书说提出质疑,其在《困学纪闻》云:“今详神农作本草,非也。三五之世,朴略之风,史氏不繁,纪录无见,斯实后世医工知草木之性,托名炎帝耳。”宋代叶梦得《书传》云:“《神农本草》但三卷,所载甚略,初议者与其记出产郡名,以为东汉人所作。”清代姚恒《古今伪书考》云:“汉志无本草,按《汉书·平帝纪》,诏天下举知方术本草者。书中有后汉郡县地名,以为东汉人作也。”陈叔方在其所著《颖川语录》中写到《神农本草经》当中使用的某些药名有故意做雅的痕迹。比如,把“黄精”写成“黄独”,“山芋”写成“玉延”,“莲”写成“藕实”,“荷”写成“水芝”,“芋”写成“土芝”,“螃蟹”写成“拥剑”。这种华而不实的故意做雅,是东汉学风的典型表现。早在西汉《淮南子·修务训》中就有:“世俗之人,多尊古而贱今,故为道者,必托于神农、黄帝,而后始入说。”一语道破当时的风气。

  那《神农本草经》的作者是谁呢,通观全书,可以得出此书和《内经》一样并非出于一时一人之手,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补充和完善。最后的成书时间不会早于东汉。


官方客服电话010-64166893

求医客户端,让您有病不再乱投医

  • 微信二维码
  • 手机客户端

京ICP备12047523号

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Copyright 1997-2016 by zy360.com all rights reserved